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就《政制改革 》議案的發言稿

湯家驊議員提出的議案:「本會促請政府盡快提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政制改革方案。」三月提出至今,出奇地合時。但這是可悲的,問題一直不能解決,永遠都合時。

特別在8‧31之後,還到政府提出嗎?政府有盡其對香港人的責任,反映我們的意願?之前無,之後也無。所以才引發雨傘運動,面對這運動,政府目的只是清場,轉移視線。

政府冷對待,等人民激化矛盾,政府策略很諷刺性地成功,以其目的看,目的不是化解矛盾,是激化矛盾;目的是找到可行、社會接受、冇篩選的方案?不,是幫政府護航。正因政府態度如此,才出現8‧31人大常委決定比任何一個香港建制派的方案更保守。顯然,是政府失職,沒有轉達港人意見,無力爭。

難怪政府對雨傘運動也一樣,對我們要求的初衷,充耳不聞,繼續轉移視線。政府不積極對話,等到市民對佔領覺得煩厭,民意開始反對,就脅民意而清場,隱瞞自己在政改方案乜都唔做。

主席,這叫呃民意。反對佔領令政府民望上升,梁振英都升。但你們不要自滿,呃返來的,呃埋自己,以為市民支持政府、袋住先?錯了,問題根本冇解決。諷刺地,如果梁振英想民意再升,繼續自我陶醉,不如別清場!

我本來很想知道建制派會否支持議案,他們當中可能有些覺得議案文字比較中立,可以支持,但我反而叫你們想清楚:「切實可行」,一定要無篩選,一定要撤回8‧31,因為在8‧31框架下,根本不能在立法會通過,市民也不會接受有篩選的制度。政府必須要重啟五步曲,才可能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案,要「撤」(8‧31)先得!

但聽到剛才自由黨說,連劉慧卿議員的修訂裡,說要得到大多數市民支持也不能,民意?啱用就要,否則就唔理。謝偉銓還講共識,他竟然說,功能組別無共識,袋住先就有共識?鍾意講乜都得。

無論我們在議會內點,市民訴求是不會變,不會因對佔領生煩厭,而忘記普選訴求,因為社會不公平不會消失,政府施政失效不會完,特首貪腐無解決,高官失職不會停止,甚至對社會及經濟發展也冇策略。

香港只怕會繼續這樣,因為你可以見到建制派,甚至行會成員的思維是怎樣的?哦,年輕人不可以氹,咩意思?係不重視年輕人的獨立,自主思想?實情係連思想也不可以獨立自主,人地會說使港獨!竟然離譜到把年輕人和共產黨比較,不過,可能建制派咁鍾意共產黨,抬舉了年輕人了!

實情是,當權者要放棄、敵視一代人。所以,政府不要以呃返來的民意真是你的!市民會回來,表達支持無篩選、真普選的訴求。

2017機會失去後,下次2020-2022先有機會,香港點等?如何管治?

我支持原議案,是香港人所望,但恐怕政府無力去做,除非撤回8‧31決定!

Thursday, November 06, 2014

就《還學生快樂童年》議員動議提出修正案的發言

主席,田北辰議員提出的議案,係一個頗有趣的命題。到底香港的學生而家快樂嗎?真係視乎你用邊個角度。原本我幾個月前提出修正案,主要是想說考試制度、升學制度和多元出路。

教育制度需要尊重學生的自主和獨特性為主體,和減輕因為精英化的過度競爭。我同意各位同事提出的觀點,我的修正案主要提出兩點,第一:每個人的能力和興趣不同,教育制度應該提供更多其他出路,讓學生發展所長。另一方面,傳統的專上教育升學途徑,除了不斷擴闊副學士、高級文憑、展翅毅進計劃等以外,亦應該逐步增加資助的學士學位名額,使學生不必過考試機器的人生,而有時間去生活。在學年齡的兒童每日花大部份時間在學校,教育制度對他們的快樂童年當然有很大影響力。

最近,我見返一個已經移民中學同學,他們的兩個兒子都在美國的最著名的長春籐大學裡面讀書或畢業,他展示給我看他兒子的facebook照片,表面上好像成日去party,打波去玩的照片,我同學即個爸爸都說,香港人一定以為他兒子靜係識玩,而他爸爸也講笑說,兒子從小未做過功課,我想以香港或內地標準,他真的已輸在起跑線,但結果咪品學兼優,入到最好的大學,現在在華爾街工作。自由,開放,是最佳的培育環境,點會係「有壓力先有進步」呢。

以上是我原本想講的。但此時此刻,咁多學生係出面,我哋如果傾佢地嘅『快樂童年』又點可以只係講學制?

立法會出面的金鐘仲有好多學生每日留守,分分鐘都有起碼幾十個同學,係出面臨時搭建嘅自修區或者就咁坐係街頭溫書做功課。呢幾個禮拜我哋每日接觸咁多學生,令我深切反思,到底點樣先可以真正『還學生快樂童年』?係咪讀書冇咁辛苦,升學競爭冇咁激烈,父母唔俾咁多壓力,我哋嘅學生成長就自然會快快樂樂?我係網上睇到一條10歲男仔係金鐘雨傘廣場攞大聲公演講兩分鐘嘅片段,你可以話佢年少無知,但起碼佢關心香港,有夢想,唔似啲大人淨係掛住搵兩餐,事事用金錢衡量。

呢排我聽到好多人鬧學生。諗深一層,點解啲學生要每日係出面曬,訓街,仲要擔驚受怕俾人拉甚至俾黑社會打?學生上街俾警察射過催淚彈,兜口兜面噴胡椒噴霧,黑社會出恐嚇、打人,藍絲帶出言侮辱,佢地都堅持到而家,鬧學生嘅人有冇諗過學生做咁多嘢為乜?佢地大可以乜都唔理,可以出去玩,但都願意為香港付出咁多,就係因為佢地唔想香港變成一個金權掛帥,黑勢力大搖大擺,警察隻手遮天,人人指鹿為馬嘅地方。現實就係:社會變成咁,連大人都唔快樂啦,學生又點會有快樂童年?

學生今日所做的,是為未來而努力。我地嘅教育制度,不論課程、評估、升學、學生分類,統統由政府控制,訓練出符合社會需要的所謂人才,多過啟迪學生心靈、品格、培養創意和想像力。在這樣的系統下,學生每日的生活除了返學、上興趣班、補習、考試、做功課,根本冇空閒自己的時間。如果只係為將來競爭而生存,點會快樂?

學生為左爭取有意義嘅普選,一個較而家理想嘅的民主政制,可以連學都唔返,催淚彈都唔怕,黑社會都唔驚,我哋就應該知道:要真正『還學生快樂童年』的解藥,並唔係甚麽學位、出路、減少學習壓力咁簡單。年輕學生追求的,是社會有較為公平、公正的制度,真正選擇嘅自由同權利。好多成年人講就識講,但當有年輕人行動,又話佢地係垃圾?

兩個多星期以來的佔領運動,由頭開始就是由學生帶領,我們呢啲大人只能驚嘆佢地嘅組織力、溝通能力、創意同埋自發性。相信經歷過佔領運動的同學,亦都上左人生重要的一課,這種考驗和磨練遠比任何通識考試、課程、課本都來得實在。

主席,田議員的議案題目值得令人深思。『還學生快樂童年』,不過,童年快樂,成年之後,他們會繼續快樂嗎?今天香港出來爭取民主的年輕人和兒童,其實他們不只是為我們成年人爭取,也是為他們自己長大之後的快樂,成就一個公平、公義、民主、開放、自由的社會。

可惜,田議員發言都最後都要批評一下佔領運動的學生,話他們不懂一國兩制,話他們只有理想但不實際,唉,太實際有點理想呢,個個都咁實際,社會又點會改變,變得更好呢?話啲學生只有理想,不夠實際,本身正正在扼殺學生嘅思想自由、創意和理想。

主席,今時今日,教育已經不可以只講教、育,這些從上而下的概念,年輕人不少是自己主動懂得學習,所以,教育越來越多要講分享,成年人是無得只教細路,但可以和年輕人分享。原議案講得出「給予學生空間探索自己的興趣,以提升他們的創意發展」,是正確的,我們不要以成年人主觀,以從上而下的傳統教育觀念,企圖控制兒童的思想,控制社會的發展。

學生嘅童年唔單只受教育制度和教學模式影響,更加同社會氣氛同環境關係密切。我哋要做嘅,唔單止係議案裡面講嘅改變制度或者改善和增加資源咁簡單,而係俾一個好嘅社會環境俾同學。學生為全香港爭取做老闆的機會,換來謾罵、人身攻擊甚至暴力襲擊,我們情何以堪?有同事可能會話,佔領搞到學生停課、返學要用更長時間,影響學習進度,叫佔領者『還學生快樂童年』。講呢句說話嘅人,其實就係叫下一代唔好理社會發生咩事,只顧自己,不問政治,長大後接受指鹿為馬嘅社會,不分黑白,只求和諧。

主席,學生面對咁大嘅升學壓力,都唔再盲目地追求成績,而願意走出來追求更公平公義嘅社會,爭取真正的民主政制,做一啲大人唔肯去做嘅事。如果大人咩都唔做,唔爭取,就指責佢地,是對佢地唔公平。還學生快樂童年,政府、大人有責。我謹此致辭。


經莫乃光議員修正的議案

社會的主流意見一直部分香港家長認為,‘有壓力才有進步’;現時,市面上有大量有關‘虎爸虎媽’、‘直升機家長’及‘怪獸家長’等催谷兒童學習的書籍和討論,但過度的催谷很可能會增加兒童的壓力及降低他們的學習興趣;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的調查結果顯示,部分香港家長過分介入子女的學習,揠苗助長,導致兒童的學習動力下降,對其學業成績造成負面影響;不少傳媒報道亦指出,部分香港的學生因沉重的學習壓力而有情緒問題,他們容易變得焦慮,並出現失眠、食慾不振、煩躁等徵狀;凡此種種的問題,可歸咎於只着重考試成績的教育制度;在幼稚園階段,家長已為子女報讀林林總
總的興趣班,並要求他們默書及串字等;在小學階段,學生要參與全港性系統評估、小五下學期及小六上、下學期的呈分試及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到中學階段,學生要面對大學學位不足及香港中學文憑考試 ‘一試定生死 ’的壓力;反觀不少先進地區的教育制度和教學模式更能給予學生空間探索自己的興趣,以提升他們的創意發展;就此,本會促請政府當局:

(一) 重新評估現行教育制度對學生造成的壓力和心理影響,以及全面檢討考試制度、課程内容和升學機制;
(二) 加強家長教育,避免家長過分催谷子女學習;及
(三) 加強支援學校社工和老師,以便他們及早識別學生有否承受過分壓力
(四) 發展多元化教育體制,包括加強職業教育、藝術教育和體育教育,以減少公開試對學生造成的壓力,以及協助未能適應傳統教育的學生按其能力和興趣選擇升學途徑;及  
(五) 增加專上教育的學額,尤其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的學士學位,以紓緩學生要競爭學位的壓力

註:莫乃光議員的修正案以粗斜字體或刪除線標示。

(修正案獲得通過)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14

就毛孟靜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調查梁振英涉嫌收受UGL利益議案的發言

主席,我們立法會有議員希望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梁振英和這個政府的施政不當、講大話,已經試過好多次,不過當然都唔成功。計返轉頭,上次都好似係梁振英未做特首之前,因為西九比賽事件被立法會用,權力及特權條例查過,啊,原來做了特首是可以擁有不被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的豁免權,咁好的,因為有建制派的保駕護航,上次唔知你原來係真命天子,真係唔好意思喇!

我當然支持毛孟靜議員的動議,不過都唔會通過㗎啦,我們香港人會再一次,無法知道真相,立法會功能再一次被閹割。

今次已經唔知第幾次林鄭月娥司長出來幫梁振英解釋,唉,真係難為了家嫂,好似上星期來立法會解話的時候,蔣麗芸議員問有冇跡象顯示特首的財產係非法得來,佢都笑笑口咁話,「佢冇可能知道梁先生嘅個人財產,佢懷疑梁先生嘅太太係咪完全都知悉晒梁先生嘅財產?」林鄭咁樣答好似好幽默咁,其實真係慘,收五千萬又唔係你阿司長,如果阿梁太都唔知,林鄭司長就更加唔知啦,哈,但係又要照嚟立法會頂。

主席,我唔係會計師,不過我都係做過吓生意,同埋我都可以引述一下我公共專業聯盟的,代表會計界的梁繼昌議員點講(我引述):

「我從來沒有說過梁振英先生與UGL交易的400萬英鎊都全屬應繳稅項目(taxable items)。我認為〈不競爭條款費用〉(Payments in restraint of trade)都通常不用繳納入息稅(salaries tax)。根據合約,除了不競爭條款外,CY還需為UGL不時提供諮詢服務及令UGL能夠成功收購DTZ。我當然不能評論這400萬英鎊是否過多,不過,大家可以參考的一點是,CY在DTZ最近三年的收入分別為60萬、100萬及150萬英鎊,根據我以往處理併購個案的經驗來看,不競爭條款費用通常是該高層僱員年薪的50-80%,而CY收的卻是400萬英鎊,卻只需答應在兩年內不與UGL或DTZ的業務競爭,這合約金額大家心裡有數吧!

「當然,UGL給CY多少錢都可以,更可以把這些款項標籤『不用交稅』。不過,這筆款項關乎到三種活動。我並不只是著眼『薪俸稅』,稅項更應涵蓋「利得稅」。因此,我寫給(稅務局局長)黃權輝先生的信件,是請稅局看看怎樣把這400萬鎊客觀地分配為『不用交稅』及『需要交稅』的項目。

「我亦說了很多次,『黃金握手』(Golden handshake)是普遍的,但是UGL這事情是不尋常的:〈不競爭條款費用〉通常是放在主體併購合約上,好讓買賣雙方的董事局審批。不過,CY與UGL四百萬英鎊的合約中,簽約的雙方,只見是UGL的『行政總裁』 和CY本人。當中,從來沒有任何直接證據顯示有雙方董事局的審批。當然,如果DTZ已進入行政程序(administration)則這項收費必需得到管理人(administrator),在這交易上,即是指會計師行安永(Ernst & Young)以及主要債權人RBS的批准。」引述完畢。

除了梁振英收取的五千萬之外,大家不要忘記,梁繼昌亦多次提出,提醒大家,這份梁振英與UGL的合約協議,還有出售他仍然保留的DTZ日本的期權/選擇性期權(sale option),這部分是仍然生效的,有選擇性,是梁振英自己有選擇,自己保留有權選擇去點做的,有選擇性,是梁振英自己有選擇,所以,絕對不能說特首「無做嘢」所以就等於無問題,其實他是有嘢做,有仍然存在的利益,有利益就當然應該要申報,有利益就至少有可能有利息衝突,點可以唔處理,並且還與DTZ日本在交易後,現在、未來的業績有關,而可以帶來給梁振英的利益。現在,是梁振英完全無就這一點公開交代過。

主席,剛才我聽到黃定光議員的發言,提出一個論點,令我想到多一個疑點。大家都聽過,除了UGL提出收購DTZ之外,還有一家天津的企業,但黃議員解釋,如果要接受這家內地公司的收購,雖然他們出價更高,但是有附帶條件的,例如要搬公司總部去天津開發區,更要內地政府批准,所以即係要更長時間才可以完成交易。

咁我已經即刻諗到,點解要快啲完成交易?誰想快啲完成交易?表面上睇,即將選特首的梁振英,和好想買DTZ的UGL,甚至當然是想以較低價錢買到DTZ的UGL,應該最有誘因想快啲完成交易,咁其他的,大家到想到啦,點解要400萬英鎊咁多錢,成為雙方董事局和債權人都唔知的「非一般」黃金握手的這個「隱形黃金握手」啦!

事件如此非尋常,難怪梁振英其實一直都想冷處理呢個問題,因為呢件事上面的商業操作,一般市民的理解未必好深,只係知道佢收咗錢,但案情有幾嚴重,就不是人人可能講得出口,於是梁振英和建制派就作到好尋常咁。

講開建制派,在今天這個「黨強撐梁振英」的政局下面,唯有用盡他們的創意去死撐。我還記得在內委會有建制派議員說,沒有辦公室的工作,他認為不算兼職喎,我諗再他的銀行工作的同事,都唔知信好定唔信好,我就話他們千祈唔好信,因為你們普打工仔唔係特首呀。剛才又有議員話,UGL的收購對他們是好偉大,我都笑咗出嚟,偉大乜偉大物,係黨嘅語言,我哋做生意嘅語言最多係話重大的收購嘅啫。

不過,建制派其實都幾慘,佢哋啲創意係咁上下嘅咋喎,之前多數都係保住政府啲政策失誤,搞到要保特首長嘅個人行為,好似僭建之類,都夠慘㗎啦,到而家特首涉貪,都要保佢!難怪梁振英都知道建制派幾慘,於是叫佢哋去見面打底,過定啲料,卻唔肯出來同公眾講清講楚,更加唔肯同我哋泛民主派解釋,難怪令人懷疑是否夾口供。不過,更令我覺得奇怪的,是建制派由頭開始已經在「攬」梁振英㗎啦,其實在撐咗一半梁振英先聽解釋呢?

所以,有建制派議員剛才說這是「鬧戲」,又係喎,他們做的咪鬧戲囉,仲竟敢反說我們歪曲事實,你講清楚我們歪曲了什麼?我們在問問題咋喎?問都可以歪曲?是你們視而不見而以!

主席, 香港人有權知道真相,特別是一個不是香港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我們市民已經無分選他出來,現在連他涉貪我們都無法知道真相,香港人,怎能不憤怒!所以,我支持毛孟靜議員的動議。多謝主席。

-->